蒲团

蒲团

夫阴虚非血虚之谓,盖真阴之虚,肾水干枯,不能上滋于心,故痰来侵心,一时迷乱而猝中。散肺中之暑邪,补脾胃之土气;土气一旺而肺气亦旺矣。

 夫少阴寒水也,邪在少阴,未入厥阴,何以发厥而见热症?治法开郁逐痰,健胃通气,则心地光明,呆景尽散也。

此方纯用补气填精之药,不去治息,而气自归源者,气得补而有所归也。有玄参为君,乘其未入肺宫,半途击之,则邪尤易走;茯神安心而又利水,邪不敢上逼而下趋,有同走膀胱而遁矣,何能入肺、入肝以引我魂魄哉。

 故精足则瞳子明,精亏则瞳子暗。盖肝胆乃阴阳之会,表里之间也,解其郁气而喘息可平矣。

酒病未有不湿者,湿则易于生痰,去其湿而痰无党,去其痰而火无势。治其胃气,而祛其痰涎,则呆病可愈也。

 山茱、五味补阴之中,仍是收敛之剂,阴得补而水生,则肾中有本;汗得补而液转,则心内无伤。况方中虽泻心火,而正未尝少损心气,名为泻心而实补心也。

Leave a Reply